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至尊歸元 > 1969 傳承靈珠,傳承魂印

1969 傳承靈珠,傳承魂印

    看著在孟元慧親自押送,并且以黑色鎖鏈束縛而無法掙脫的武冰,楚軒那一雙眸子在此刻完全變成了灰色,也不知究竟在想些什么,反正面色變得頗為肅然。

    連帶著,讓他身邊的傅鵬、沈滔以及周蓓三人也有些神色凝重之意。

    從鬼門關開始,走黃泉路賞曼珠沙華,經奈何橋俯忘川河水,上望鄉臺看三生靈石,最終抵達十八層地獄

    這一系列的經歷,讓武冰承受了太多太多的痛苦與折磨,恐怕她這生生世世加起來,都遠沒有今次這么多

    從十八層地獄經歷一遍走出來后,武冰已經徹底失去了所有的氣力與精神,整個仙嬰之體都好似隨時都會潰散一般,再沒有了之前的那種掙扎與怒罵,認命般的被黑色鎖鏈束縛著,任由孟元慧帶領重新回到了楚軒等人面前。

    在楚軒的示意下,孟元慧隨手一揮,便將那黑色鎖鏈收了起來。

    霎時,武冰癱軟在地,整個人無比之虛弱。

    “怎么樣,武姑娘,覺得如何?”

    楚軒蹲下身,食指輕輕勾起她的下巴,笑道。

    “你你們都是魔鬼!魔鬼!”

    武冰渾身顫抖,尤其在楚軒食指觸碰她的剎那,更是一個激靈。

    “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么?”

    楚軒毫不在意,淡然笑道,“這是我的地盤,冥獄空間!而我楚軒是冥獄之主!在這里,我想要你生你才能生,想讓你死你則必須死,明白嗎?”

    “你,有種就殺了我!”

    “殺了我。!”

    武冰死死咬著牙,冷聲咆哮,可那種身體的顫抖,以及眼中露出的恐懼,卻與她此時的咆哮完全不同。

    很簡單,她真的怕了!恨不得現在就死,再不去感受那種難以承受的痛苦折磨!

    “我說過了,只有我愿意你才能去死!否則”

    楚軒說著輕輕將其扶起,淡笑道,“否則你連死的資格都沒有!”

    “我你”

    武冰張了張嘴,原本她毫不在意的楚軒,現如今卻成了一個魔鬼,一個讓她從內到外都恐懼到了極點的惡魔!

    “尊上,你看那是什么?”

    忽的,周蓓指著武冰這仙嬰的體內,神色微凝。

    “一顆珠子?與仙嬰融為一體,若不仔細看的話,還真發現不了!只是這氣息”

    楚軒瞇著眼望去,凜聲言道。

    “對了,尊上!屬下曾經在魔界好像看過一些關于萬魂殿的資料!”

    這時,曾經身為魔界魔君的幽冥右使沈滔,在見到那珠子的剎那,卻像是想起什么忽的開口道。

    “魔界?”

    武冰頓時身體又是一顫,眼中又是一番抗拒般的恐懼。

    也不知是因為聽說了沈滔來自魔界,還是因為被他們發現了自己體內那顆珠子的緣故。

    或許,兩者皆有吧!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萬魂殿的傳承中心應該是傳承靈珠!”

    在楚軒的示意下,沈滔繼續道,“只要能得到傳承靈珠并且認主,那么便會接受這種所謂的傳承!”

    “就是這顆珠子?”楚軒指著武冰,問道。

    “十有**!”沈滔點頭。

    “換言之,只要將傳承靈珠從她體內取出,便可這種狗屁傳承強行剝離?”楚軒頓了頓,這般說道。

    “這個就不太清楚了!”

    沈滔聞言搖搖頭,“不過倒是可以一試!”

    “沈哥,那若是失敗了呢?”楚軒又問道。

    “煙消云散,灰飛煙滅!”

    沈滔聳聳肩,“其實一旦被傳承靈珠認主入體,那么本來的記憶幾乎便會被全部抹去,成為傳承靈珠中所對應的萬魂殿之人?梢赃@么說吧,傳承靈珠其實就是支撐的源泉!若將其取出的話,大概率唯死一途!不過此人”

    說到最后,沈滔忽然又有些遲疑,似是察覺到了什么不同。

    “有話不妨直說!”

    楚軒說道,身旁的傅鵬、周蓓以及孟元慧三人也紛紛將目光望向了他,哪怕就算此刻渾身癱軟,心中驚懼的武冰也不免抬了抬頭。

    “她好像與傳承靈珠并未完全融合,也不只是因為本身屬性或者體質不匹配,還是她融合的時間太短!”沈滔繼續道。

    “那若是如沈哥你所說,將傳承靈珠取出的話,結果會不會好一些?”楚軒問道。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沈滔搖頭。

    “那就試一試吧!”

    楚軒深吸口氣,眸子再次望向了武冰,而此時其他幾人的目光亦是如此,讓武冰面露懼色,連連后退。

    可惜在冥獄空間中,只有楚軒才是真正的王者!

    心念一動,灰色氣流從四面八方急速涌動而至,瞬間便將武冰完全束縛,任由其如何掙扎,甚至嘴里如何求饒以至于到后面的各種痛罵

    仙嬰雙眸,再次變得通紅,甚至在她的身后更凝現出了一只巨大的兔子影像,正在不斷地朝楚軒等人咆哮。

    緊盯之中,大家清楚地看到,那武冰體內的傳承靈珠上有著一道道紋路涌現,最終凝結成一個特殊的兔子印記,而此時那兔子影像的能量來源,明顯便是這個印記

    定睛一看,其實更像是這兔子印記透體而出,而后不斷放大的結果。

    但不得不承認,這展現出的兔子印記,卻是給人以一種極為玄妙的感覺,仿佛歷經了不知多少歲月!

    “我想起來了!”

    便在這時,沈滔又忽然說道,“這是卯兔魂!”

    “什么?魂?”

    幾人一驚。

    “萬魂殿自殿主以下有七色護法和十二魂使,他們的傳承與其說是依靠傳承靈珠,但更不如說是這種傳承魂!”

    沈滔說道,“真正起作用的,便是傳承靈珠中的傳承魂!”

    “聽著似乎挺復雜的!”楚軒瞇了瞇眼道,傅鵬等人也是眉頭微皺。

    “我也是想到了曾經的一個傳言!”

    沈滔一邊整理著記憶,一邊緩緩道,“據說,在很早以前有人便得到過十二魂使的傳承,但卻并沒有因為傳承融合而忘記過往,最終被此人的家人朋友聯手,將傳承魂印逼出,最終竟發生了一件令人十分驚奇的事情”

    “哦?何事?”

    大家興致大漲,甚至就連武冰都不禁豎起了耳朵,唯有她身后的那巨大兔子影像似是察覺到什么,依然不斷朝眾人怒吼咆哮,可惜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沈滔身上,對它并未在意。

    畢竟這里是冥獄空間,不管發生任何狀況,只要有楚軒這個冥獄之主在,都可以輕松解決。

    “此人在傳承魂印被逼出之后,保留下了傳承靈珠中的其他本事與所有記憶,其實力在幾年之內便朝尋常天仙提升至仙君,讓知道此事的人都無比震驚!”

    沈滔如是說道。

    “什么?”

    “幾年便有如此大幅度的跨越?”

    楚軒他們聽了這個,頓時瞪大了雙眼。

    “除此之外,竟一切正常,并未成為萬魂殿之人!”

    “直至以后數十載,也不知是誰將這個消息傳了出去,此人和他的家人朋友遭到追殺最終身隕!”

    “也就是在他身隕過后,按傳承魂印這才離體飛出,不知去了何處,但極有可能是與相對應的傳承靈珠融合,而后徹底消失!”

    這些自沈滔口中說出,讓眾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其實并不只是楚軒他們,就連武冰那雙如兔子般通紅的眼睛中,都不禁浮現出了一抹不同以往的神采。

    若是真能如此的話,豈不是她也有機會這樣?

    保留實力,但卻徹底擺脫萬魂殿魂使的束縛?

    “啊”

    但就在念及此處的剎那,其身后的兔子影像忽然融入體內,一種由內而外的劇痛瞬間蔓延其仙嬰全身,讓武冰此時突兀的倒在地上,仙嬰好似都在不斷的扭曲,顯然是在承受著前所未有的巨大折磨。

    看這架勢,恐怕要比方才被孟元慧強行帶著走的那一遭更甚許多。

    “這是”

    看到這一幕,楚軒他們皺眉望去。

    “應該是傳承魂印使然!”

    沈滔言道,“尊上,您可想好了要怎么辦?看這樣子,或許用不了多久,傳承靈珠便會與之全部融合,到那時想要將傳承魂印從其中強行剝離,就幾乎不太可能了!”

    “倒是可以將其剝離,但卻也不妨為其刻印新的印記!”

    楚軒瞇了瞇眼,嘴角滿是邪魅的弧線。

    旋即下一剎那,他在心念動作間便帶著承受巨大折磨的武冰仙嬰,瞬間消失在了幾人面前。

    灰色的天際之上,無數的冥獄之力纏繞涌動,已是將武冰弄成了一個人形的灰色蠶繭,而在楚軒的控制之下,冥獄之力不斷進入她的仙嬰,一邊在穩固武冰的同時,一邊卻是不斷纏繞著其體內的傳承靈珠,甚至還可以聽到一聲聲仿佛來自其靈魂深處的怒吼與咆哮。

    灰色的光芒,將這一切渲染的無比震撼。

    身為冥獄之主的楚軒,如今渾身上下更顯露著一種震天撼地般的霸氣。

    或者,更是一種唯我獨尊般的皇者氣息!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在灰色蠶繭中的武冰倒是漸漸平穩了一些,甚至于如回歸母體一般,整個人都蜷縮起來,好似正在進行著某種特殊的蛻變……

河内5分彩后三走势图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