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一昭升仙 > 第920章 為娘錯了

第920章 為娘錯了

    玄演宮;

    程昭昭倚靠著緊閉的大門坐在地上,順風乖巧的依偎在她懷里,任由程昭昭摸著它的后背。

    “順風啊,姬爺爺說書生的時候給我留了件東西。你知道放在哪嗎?”

    順風抬頭,爪子往地上撓了撓,一道寒氣蔓延而出。程昭昭身前的一塊地方就結了冰。

    冰面光滑,里面出現一道幻影。

    程昭昭看到順風口中銜著一只翠綠的小竹筒,一路從蒼蕪山脈奔至了蒼劍派,又將那小竹筒交給了花凰。

    “原來,你已經交給大師姐了!

    程昭昭拍拍順風的腦袋,看來是她離開之后的事了。

    “你知道里面是什么嗎?”

    順風搖搖頭。

    “算了,改日回去再看!背陶颜褟膬ξ锎巳〕鲆槐景灼宰臃戳似饋。

    燦爛的陽光慢慢西斜,殿外,一人看書,一狼酣睡,安靜的仿佛是一道畫卷。

    殿內,姬君溯凝神打坐,他的元神閑庭信步的走在卜運河之中。

    河底有無數的幻象極速的閃過。

    姬君溯眼中無波無瀾,仿佛早已看盡了卜運河里的人生百態。他手中執一枚傳音玉令,最終走到了一處停下。

    此時,遂陽派一處洞府之中,正在打坐的南蓮夫人忽然渾身一震,緊閉的雙目不停移動,看起來有些局促和緊張。

    卜運河中,南蓮夫人出現在姬君溯面前。

    “溯兒!”南蓮夫人一下子走近,卻發覺自己身處幻鏡,整個人僵在了原地。

    “南蓮夫人,你找我何事?”姬君溯攤開手,手心里的那枚傳音玉令飛到了南蓮夫人身邊。

    南蓮夫人緊緊的捏住了傳音玉令,清楚了自己身處何地,難掩悲傷的看著姬君溯。

    “你寧愿耗費元神,讓我出現在卜運河,也不愿來遂陽見我一面?”

    姬君溯沉默,神色淡淡。

    南蓮夫人心中酸楚:“溯兒,當年是為娘的錯!

    娘?這個稱呼對他來說熟悉又陌生。

    在見到南蓮夫人以前,這一直是他掩在心底深處的溫柔。

    可如今,提起這個詞,他腦海里就會回想天幽湖上南蓮夫人說的那句話。

    【不必了,當年既然不要了。如今也不必相認!

    他永遠記得南蓮夫人說這話時的樣子,也記得那時這話就像一柄利刃刺入心口時的鈍痛。

    姬君溯眼眸微動,負在身后的手一緊。

    “姬氏的詛咒,你爹的選擇,娘全都知道了。娘不該將對你爹的恨轉移到你身上,讓你從小就孤苦伶仃。你原諒娘好不好,讓娘好好的補償你?”南蓮夫人疾步而來,想要抱他,卻徑自沖過了他的元神。

    南蓮夫人轉身,眼里的淚水滑落,她怎么忘記了現在身處幻鏡,看到的并不是真的姬君溯。

    姬君溯此時的樣子依舊是風輕云淡的,和段賦相似的臉,卻截然不同的性子。

    若是段賦,此時必然會心軟,會原諒她這個娘的過錯?蓪τ诩Ь,南蓮夫人毫無把握,她不了解他的脾性,也猜不透他現在的想法。

    姬君溯道:“南蓮夫人,你說錯了。我不是孤苦伶仃,我有爺爺、有昭昭相伴。我過得很好,你不必補償我什么!

    “可是——”

    “沒有什么可是。南蓮夫人能來解釋清楚誤會,不再記恨于姬氏,我就已感激不盡。

    我爹選擇了你,就是希望你能好好的活著,代替他的那一份,以后你也不必再傷心難過,因為我爹至始至終愛的都是你!

    修士最難得的便是兩情相悅,南蓮夫人她已經得到了最寶貴的。

    “溯兒!蹦仙彿蛉说难蹨I不由自主的流下來,姬君溯明明說的是實話,可她怎么如此難受。

    姬君溯看她的眼神仿佛是在看陌生人,沒有一點點的孺慕之情。

    “至于姬氏的詛咒,那也是我們姬氏一族的事情。南蓮夫人,我倒還要感謝你,至少你讓兄長脫離了姬氏,從此不再受姬氏的詛咒!

    聞言,南蓮夫人早已泣不成聲。

    姬氏的詛咒,她也是才知道不久。

    原來,姬傾莫就是因為姬氏的詛咒,為了救她的性命才會欺騙她。

    “溯兒,娘知道錯了。你讓娘好好的彌補你,彌補從小到大對你的虧欠……溯兒!

    南蓮夫人的身影消失在卜運河里。

    直到她徹底消失不見,姬君溯才渾身一軟,半跪在卜運河之中,任由河水從他膝蓋兩側流淌而過。

    “君溯!

    有一雙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姬君溯抬頭,入眼的就是程昭昭璀璨的笑容:“君溯,你還好嗎?”

    姬君溯有些錯愕。

    “怎么,傻了?”程昭昭在他眼前揮揮手:“你可別忘了我的玄演之術也是極厲害的!

    姬君溯回神,輕笑。

    極厲害?什么時候的事?

    “你在嘲笑我!背陶颜丫驮谒砼宰,其實她方才只是想用玄演之術算一下姬君溯何時才能出關,卻不想見到卜運河的時候,就看到了姬君溯。

    “不敢。在卜運河里會不知不覺消耗元神,你的玄演之術……還是先上來吧!

    姬君溯引著程昭昭,來到了岸邊。

    兩人坐到岸邊,程昭昭忍不住打量姬君溯,發現他的眼眶還有些微紅。

    “方才那位是南蓮夫人?”

    她來時,正看到南蓮夫人消失的畫面,她的神情那樣的悲傷懊悔,想來君歆說的不錯,她知道了真相。

    姬君溯點頭。

    “你別太難過。上一輩的恩恩怨怨就讓它過去吧!

    程昭昭沒有多言,雖然她相信姬傾莫和南蓮夫人都是愛他的,可是曾經造成的傷害也是不可抹去的。姬君溯或許會選擇原諒,可那些彌補也代替不了這么多年他心中的孤寂。

    程昭昭不希望姬君溯勉強自己去接受南蓮夫人,也不希望他后悔沒有接受南蓮夫人的彌補。

    “一切都順其自然,等你的心告訴你的答案!

    姬君溯緊閉雙眼,在卜運河邊安靜了片刻,再睜眼時,已恢復了常色。

    “多謝!奔Ь輦仁,望著程昭昭低著頭在儲物袋里翻找東西的側顏,有些失神。

    “謝什么,對了。你還不知道吧,段掌門給你添了兩個侄兒,你做叔叔了!

    “是嗎?”姬君溯嘴角微揚。

    n.

河内5分彩后三走势图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