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腹黑狂妃太兇猛 > 第2265章 差別待遇

第2265章 差別待遇

    只是蘇陌涼經過八扇門中濕地的淬煉,早就煉成了百毒不侵的體質,這些毒物自然不在話下。

    雖然追魂殿的幾位師兄也進入過八扇門,但只經歷了暴風的淬煉,還沒來得及進入其他幾扇門,倒是不能不在意眼前的毒物。

    更何況除了他們,還有傲狼團和公孫景霽,傅閔修等人。

    所以,為了大家的安全,蘇陌涼還是將準備好的解毒的丹藥發給了大伙兒。

    她大致觀察了下,竹林里的毒氣和毒物并不是什么稀罕的毒,用她的神紋丹藥應該是沒問題的。

    因此,他們紛紛吞下丹藥,在蘇陌涼的領路下,安然無恙的穿過了竹林,很快抵達了弈峰軒。

    只是弈峰軒大門緊閉,萬籟俱寂,連點人氣兒都不曾有,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個荒廢多年無人居住的庭院呢。

    盡管意外,但蘇陌涼還是上前敲了敲門,“有人嗎?”

    好在蘇陌涼敲了幾下,大門便很快打開,走出來一位小廝。

    見門口站了一大群人,小廝明顯愣了一下,疑惑的打量了他們一眼才開口,“你們是”

    蘇陌涼立馬行禮,態度格外恭敬,“我們是剛上無妄峰的弟子,眼下有要事想求見巫長老的關門弟子紀嚴霆,勞煩小哥通傳一下!

    蘇陌涼想著,他們初來乍到,無名無分,啥都不是,要是一來就求見巫長老還是有些失禮。

    所以,她才想著委婉一下,先見見他的關門弟子再說。

    然而,下一秒就被小廝冷言拒絕,“抱歉,紀公子向來不喜見客,各位請回吧!

    蘇陌涼等人沒想到對方都不通報一聲就直接拒絕,表情不由得僵了一下。

    “這位小哥,我們真是有急事要見紀公子,還望你通融通融!”姬芮清是個懂得起的,急忙掏出仙晶石,作勢要塞到小廝手里。

    奈何這位小廝油鹽不進,看到巨額仙晶石也不為所動,冷臉推了回去,“弈峰軒不興這些。幾位還是回吧,若是叨擾了紀公子,小的可吃罪不起!

    君顥蒼可沒那么多耐心站在這兒跟一個小廝廢話,沉臉警告道,“你真以為你一個小廝擋得住我們這么多人嗎?”

    “擋自然是擋不住,但惹怒了巫長老,你們能不能活著走出去就不得而知了!”小廝面對君顥蒼散發出的威壓,氣勢稍稍弱了一些,但面上依然不見懼色,可見巫長老在無妄峰的地位。

    傅閔修生氣,還想接話,然話還沒出口,就被突如其來的笑聲打斷,“喲呵,這不是清涼藥鋪的君老板和蘇姑娘嗎!你們消息倒是靈通,這么快就打聽到了弈峰軒!

    聽到招呼,蘇陌涼等人全都轉頭望去,當認出對方的身份,當下便沉了臉色。

    來人正是與他們有仇的寧家子弟。

    當然,寧瑋元那個老家伙也在其中,只是他并未說話,說話的是他庶三子寧鴻超。

    除此之外,寧鴻鋒和庶四子寧睿誠,庶五子寧浩澤都陪伴在側。

    只是沒見小兒子寧皓初的身影,想來他斷了手臂,還在將養身體,這種跑腿的事兒自然落到了幾位哥哥的身上。

    不過蘇陌涼還是沒想到,這次寧家,除了寧棋煊和跟寧棋煊一派的庶六子寧晉譽沒來以外,其他幾個兒子全都來了。

    看樣子寧棋煊自從上位繼承州長之位后,用了不少鐵血手段,在寧建州站穩了腳跟,不然,這伙人也不會全都這么心大的拋開寧建州的事務到大炎皇朝來求人治病。

    想來是覺得寧建州奪權無望,將目光放在了大炎皇朝。

    畢竟聽說寧瑋元與滄海門搭上點關系,如果從這個突破口入手,他們或許還有翻身的機會。

    想到這一層,蘇陌涼心里敞亮幾分,淡淡回道,“寧州長說笑了,要論消息靈通,我們可比不上寧州長,這不,我們才剛到,你們怕是都住上了一段時間了吧!

    “你說錯了!边@時候,君顥蒼卻忽然插話糾正道。

    “哪錯了?”蘇陌涼突然被他拆臺,有些疑惑的瞥了他一眼。

    君顥蒼一本正經的提醒,“人家早就不是州長了!

    蘇陌涼哪知道他指的是這個,看到寧瑋元面色瞬間沉了下來,心中頓覺好笑,但面上還是嚴肅的點頭,“對哦,我都忘記了,寧州長已經換成寧世子了,那我現在是不是該稱呼一聲寧家主?”

    “寧家掌權的是寧世子,家主也該是寧世子才對!本椛n搖頭。

    蘇陌涼見君顥蒼揪著此事讓寧瑋元難堪,憋著一肚子的笑,配合的附和,“也對,那我只能稱呼一聲寧老了!

    果然,聽到這夫妻二人故意當眾談論他被奪去州長之位的事情,寧瑋元臉色沉得能滴出水來。

    好歹一把歲數的人了,被幾個小輩當眾奚落,他如何掛得住臉。

    “哼,你們倆少在那兒唱戲,我就算被奪去州長一職,也是州長他爹,寧棋煊再忤逆也忤逆不到他老子頭上來。你們想看笑話,還是死了這份心吧!

    蘇陌涼不以為意的輕笑一聲,“是嗎?那你覺得,我們是為何能這么快找上弈峰軒的呢?”

    蘇陌涼清楚,寧棋煊是個明白人,他之所以能順利登上州上之位靠的可不是他爹,而是她的幾句話,想來是要與他爹撇清關系的。

    更何況,他靠著蘇陌涼掌權,寧瑋元和其他幾位兄弟本對他各種不滿和忌諱。

    所以,她不介意讓他們的關系再惡化一點,徹底讓寧棋煊成了她這邊的人。

    果不其然,聽到這樣的反問,寧瑋元和寧鴻鋒等人面色更是難看到了極點。

    難怪他們能這么快找上來,原來是寧棋煊在通風報信。

    生氣歸生氣,但寧鴻鋒還是沒氣壞腦子,只聽他冷笑道,“找上弈峰軒又如何,你們進得去嗎?”

    剛剛看他們被小廝拒之門外,寧鴻鋒便知道,他們這群人就算絞盡腦汁,說破嘴皮子也是見不著紀嚴霆的。

    連巫長老的關門弟子都見不著,就更別說巫長老本人了。

    實在是經過幾日的相處,他們太了解這對師徒的性子。

    話落,寧鴻鋒許是故意惡心蘇陌涼等人一般,轉頭望向小廝,開口道,“有勞文保跟紀公子通報一聲,就說我們來了!

    被喚文保的小廝卻是沒有離開,臉上竟是盈上客氣的笑容,“不用通報了,紀公子已經在里邊等著各位了”

    說罷,小廝便是退了一步,伸手為寧鴻鋒等人引路。

    看到這里,傅閔修等人錯愕了,這差別待遇也太明顯了。!

河内5分彩后三走势图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