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萬欲妙體 > 第九百四十四章 拳擊十幾萬界尊

第九百四十四章 拳擊十幾萬界尊

    孔永林曾經頭撞著輦地,想一死了之,也不想看到愛妻受辱,卻是又為無殤一道力圈困著,連死都不能。此時只能嗚嗚叫著,發不出聲音,曾經百般咒罵,他的嗓子早已毀了。

    莊皓羽閉眼睛,又是感到悲戚,不過他的心中已是升起了希望,小寶來了,或許會救出自己。雖然不希望他來,可是他如此神威,滅了十萬界尊,這希望之火就在他的心中燃燒起來。

    無殤發泄完后,就命令路,不能再等了,很可能那出去的一百界尊也早已死在李頑手里。接受了教訓的他不再布下圓形陣勢,而是布下尖錐陣勢,提速向著封仙臺飛去。

    數日后,李頑來此,狂收近十萬界尊尸身,乾坤袋自然都沒了。他一邊收著,一邊暗罵無殤真笨,竟然還不知界尊的尸身也能增強自己的力量。

    卻是無殤哪里笨,而是絕不可能有這個見識,他這怪胎獨一份,誰知曉他身體中還有軀體世界和軀體宇宙,更何況也沒聽說過界尊的軀體世界中,還能收進別的界尊尸身。要知道,這已是被規則限定死了,界尊便是死了,也只能進軀體宇宙中,只有幻影才能進軀體世界中。

    還有許多限制,比如有一點,必須是本體死亡已久,內里有了漏洞,軀體世界和軀體宇宙才會在冥冥中向外開放,不然外來者絕對進不去,找都找不到,只有擁有者自己才能進去。

    然后,就再也沒法去找無殤大軍的麻煩,已是防范非常嚴密,每日界尊們輪換著感知很遠之處,李頑都沒法緊緊跟隨。還好知曉他們去的是封仙臺,便落后很遙遠之處跟著,只要向著那方向去就行。

    兩年后,已是快至封仙臺處,在無殤的命令下,所有的界尊都是蓄勢以待,這里一百億里方圓無法施出力量戰斗,只能用力氣。

    實際,要一個習慣用力量的強者這么做很憋屈,但沒辦法,封仙臺的吸引力太大了。

    好在這里禁止鸞輦和船輦飛行,卻不禁強者們飛行,倒是能相對快速飛至封仙臺。

    封仙臺是一座繚繞著氤氳靈氣的云臺,浮在虛空中,四四方方,高有九十丈,底座卻寬有九萬丈,每一層,就相對要窄得多,致使最層只有一百丈的寬度。很是奇異的是,每層臺階鋪滿花朵,望之靈性十足,只有李頑在此才能辨認出這是神花,那么這封仙臺就是一件神寶。

    封仙臺的千里方圓內,有神秘力量限制飛高,也就是說想者必須飛至最底層臺階才行。

    此時,這里千里方圓外已是聚集許多人,有殘夜宗魏長青等一眾強者,只不過已被殺戮的剩下幾千個,有殺頑同盟界尊們,慘剩幾十個,包括太叔永·康和步依云。還有先期來的,以方懷柔為首的二十幾個界尊,與太叔永·康他們稍稍隔遠些距離。

    只是,他們都是遠遠躲避另外一支龐大軍隊,發現不妙立時遁走。

    那支龐大軍隊,自然是弓絲大軍,足有三十多萬界尊,分布在三十多座鸞輦。他們沒有遭受李頑恐怖的襲擊,不象無殤大軍,以千人為一座鸞輦分散飛來,他們是以萬人為一座鸞輦,聚眾呼嘯而來。

    此時,弓絲正漂浮在虛空中,哈巴狗似地豐華昌陪著,奇怪地望著無殤大軍飛來,他們怎么才來十幾萬界尊,就不怕自己把他們聚而圍殲嗎?

    無殤望見弓絲怪異的眼神,面極度無光,更加地毒恨著李頑。

    弓絲咯咯嬌笑,道:“無殤,你是越混越慘了,手下就只有這十幾萬界尊嗎?”

    無殤并不想告知她實情,還想著那可惡的李頑會不會陰弓絲幾次,陰聲道:“我的十幾萬大軍,足以戰你的大軍!

    弓絲搖頭道:“無殤,你學會說大話了!”

    無殤冷笑一聲,沒有再與弓絲說話,而是望向遠處的外來者們,喝問:“李頑可在?”

    沒有人回應,強者們都知曉李頑也來了骨血宇宙,卻是沒來這里!

    無殤等了一會,也是知曉那李頑還沒來,又是喝道:“你們這些外來者,來骨血宇宙搗亂,實在是可惡,都是該殺!把他們三個帶來……”

    界尊們分開一條通道,只見莊皓羽,孔永林和蓋紫萱為三根鐵鏈縛住,為三個界尊提著飛至前方。

    方懷柔大驚,高呼:“夫君……”

    莊皓羽見方懷柔欲飛過來,急聲道:“懷柔,別過來……”

    他知曉這無殤是個變態,恐方懷柔步入后塵,自己也要經歷孔永林的慘痛。

    方懷柔又怎么過去,那面可是有十幾萬手提長劍的界尊,她不能施發力量,力氣又弱小,過去也只是受擒。

    此時,她目蘊淚水望著,偏偏無可奈何。

    無殤大笑道:“莊皓羽,你的妻子也是個大美人,看來我少不得要在你面前表演一下,我的那個能力了!”

    莊皓羽怒喝:“混賬,孽畜,你絕對會不得好死!

    無

    殤完全不在意,哈哈大笑,淫邪目光在方懷柔的身轉來轉去,似乎她已是囊中之物。

    “誰笑的跟個鴨子一般,也不怕憋氣過去!”一道聲音從遙遠之處傳來。

    眾皆望去,只見一群強者飛來,一年輕人當首,身后是幾十個身穿各色衣裙女強者。

    說實話,沒幾個人見過李頑的真面目,也只有楊妍妍和儲秀華見過,至于那殘夜宗的王秀偉,已是被弓絲手下幾個界尊給殺了,還是被暴擊而亡,四分五裂地死狀極慘。

    儲秀華興奮起來,高呼:“小沒良心的,你還真來了骨血宇宙!”

    眾皆驚訝,這就是李頑嗎?

    外來者心中浮起煞星兩字,無殤和手下心中浮起惡魔兩字,弓絲還沒有切膚之痛,好奇地望著這個據說是外來者中,綜合實力最強大的一位。

    方懷柔初見小寶成人的形態,目不轉睛地望著,心中暗道:“長相英俊,卻是面帶煞氣,哪里是那個可愛的小寶!”

    李頑一凝目,就望見莊皓羽被鐵鏈給提著,當即就怒氣勃發,狂吼:“無殤,你竟敢如此侮辱我義父,我一定要你受百倍這般的羞辱!

    于是,眾皆震驚地望見李頑,無視十幾萬煞氣凜然界尊,向那里飛去。

    莊皓羽急聲道:“小寶,別過來……”

    李頑身體一滯,不是因為義父要不過去的原因,而是還在叫他小寶,這聽著怎么那么不對勁呢!只是身體稍微一頓,李頑依然飛去,這是要力闖千軍萬馬了。

    還有數聲傳來,都是在急叫李頑不要過去,雖然這里不能殺生,不能施出力量戰斗,但是對面可是有十幾萬界尊,這般闖過去,還不被打個半死!

    弓絲眼見這李頑無視前方人多,不聽喚他的聲音,就這么勇猛地飛去,倒是好奇萬分,這所謂的最強者,難道是個傻子嗎?

    無殤也驚訝起來,難道這惡魔不知曉封仙臺的規矩,以為可以施發力量嗎?也不對!自己這里有十六萬界尊,還有自己這個升仙境初階界尊在,他一向奸猾,不會冒然來送死吧?

    正在各方都心思各異之時,李頑已是沖入無殤大軍中,揮起鐵拳戰斗。他的拳頭硬,身體強橫,力氣也是很大,這才是他敢于沖過來的原因。

    界尊們憋屈!在這里要靠身體力氣來戰,就是出掌出拳出腿,還有用兵器來戰,就是不能施發力量,不然自己要被神秘力量懲罰而亡,現在又哪里能戰的過這惡魔。都是用劍砍,以力氣使勁地砍,就像給這惡魔瘙癢一般,根本不起作用,短時間內就有數百界尊被拳頭轟倒,漂浮著,爬不起身。

    周圍眾強者又是震駭,難怪他敢沖過去,這身體強橫驚人,便是有素以大力著稱的界尊擊打其身,也是起不到作用,他還是如無事人一般,拳出轟擊著。

    直待把數千人都擊倒,有個強者驚駭之下,忘記不能施發力量。卻是他方施出本身大力,就有數朵花憑空幻現,穿透他的軀體,已是把他殺死。

    有此例子在,別的界尊哪還敢去忘記,只好還是以力氣相抗。

    無殤已是目瞪口呆,這個惡魔的身體怎么能這么強悍?

    要知道普通強者也是可以運力,讓自己的身體防御力變強,但是這里只能運力飛行,也就是說他絕不是運力,而是身體就這么強悍,這修煉的是什么強大功法,本身才這么硬?

    李頑咧嘴齜牙,拳似轟在堅不可摧的物體,看著前方那個界尊,有些疑惑是不是遇見也是修煉身體很強的界尊。眨眼間,憑空幻現幾朵花穿透這個界尊的身體,原來此人竟然昏頭昏腦地運力相抗了。

    李頑又是一咧嘴,這是在笑,以為遇見一個王者,卻原來是尋死的青銅!

    勢如猛虎一般,秋風掃落葉,數萬界尊漂浮著哀嚎。已戰至離無殤不遠處,雖然力氣大耗,倒是沒受什么內傷,還是能堅持得住。

    無殤嚇得往后直飛,那三個界尊也是被嚇得扔下手中鐵鏈趕緊逃竄,這余下的界尊沒有了戰志,同樣向后飄飛。

    李頑至漂浮著的莊皓羽那里,見他有著皮外傷,沒有大礙,只是力量被封,可是他現在也不能施力去解封,便道:“義父,我送你們過去義母那邊!

    莊皓羽眼見李頑如此威風,激動地直點頭,道:“好,好……”

    李頑看了看孔永林和蓋紫萱,有些奇怪這兩人面色呆滯,沉默不語。一個胳膊夾著莊皓羽,另一個胳膊夾著孔永林和蓋紫萱,向著方懷柔那里飛去。

    直飛過去,方懷柔接過莊皓羽,心疼地抱著他哭了起來。

    莊皓羽撫著她的秀發,道:“我不要緊,不要緊,只是受了皮外傷而已,還好有小寶在,我莊皓羽還能活命很長時間……”

    說著,他與方懷柔同時看去,卻是李頑已是不在,又跑去施虐無殤大軍了。

    方懷柔目光復雜望向正攆兔子般追打

    界尊們的李頑,對這個義子,她始終有著不一樣的情懷,只是想著那曾經可愛無邪的小寶,難以與囂張暴力的李頑聯系在一起。卻是經歷方才,李頑把莊皓羽親手交到自己的懷抱里時,她心中也是由此對他有了接受之意。

    李頑的飛行極為地快速,追的界尊們四處逃竄,追了就是暴轟,就如貓捉老鼠,還帶有戲耍的意思。

    無殤盡力躲避著,暗恨不已,這對于他來說太屈辱了,誰叫他在這里力氣不如人,又身體遠遠沒那么強橫呢!現在看來,就連速度都差一點,真是搞不明白,這惡魔的速度怎么也那么快呢?

    有些界尊都飛至一百億里之外,更多的界尊被李頑轟趴,起不了身。無殤看到千手下已是向外飛去,忽感到自己傻了,怎么就在這里惶急地逃竄,便也向外逃去。

    讓他欲哭無淚的是,那惡魔竟是直直追來,這是見他要跑,便盯著他一人來了。要說他是升仙境的界尊,這飛速也是很快的,但是施出空間穿速的李頑,比他更是快,這還沒踏劍飛行,不然將會很快追他。

    不是李頑不肯踏劍飛行,這區域里不讓喚出寶物,只好用空間身法去狂追。

    那里的弓絲等界尊早已望傻了,李頑在這里就是無敵狀態,一個人就能橫掃所有界尊。他們暗自驚恐,可別被這惡魔盯,不然己等也會如無殤他們那般狼狽丟丑。

    此時的無殤憤恨之極,一邊逃,一邊狂吼:“李頑,你這個殺千刀的,別追我了……”

    李頑卻是道:“無殤,你這個殺萬刀的,老子要玩死你!

    無殤恨死了,也是無可奈何,只好閉嘴,欲盡快飛出這片區域?墒抢铑B比他的速度還快,越來越逼近,讓他心懼不已。

    沒有任何意外,只有一千萬里就能飛出去,被李頑追,直接把他擊成死狗,癱軟著。

    李頑拖拽他的披散長頭發,耀威揚威地飛了回來,眺目四望。

    這時,無殤大軍只有一萬多跑了出去,二十五萬界尊漫空哀嚎,都是被擊的五臟移位,七竅流血,浮在虛空中不能動彈。

    李頑高喝:“宋美曲,周蕓衣……儲秀華,你們去把他們的乾坤袋都搜集來給我!

    宋美曲和周蕓衣很是聽命,歡喜地飛出,儲秀華卻是撇著小嘴,道:“小混賬,你別想命令我做事!

    李頑朝她一瞪眼,道:“還挺倔,不聽……就算了!

    對于儲秀華,他還真沒辦法,這與他曾有兩日歡喜之緣女界尊,一向與他在口舌爭鋒相對,不愿意示弱的。

    隨即,儲秀華就見到身邊飛出好些個女強者,都是去搜集乾坤袋,這都是曾為李頑救下的女強者們,現在甘愿賣力討好。她暗想這些女強者是不是在爭寵,怎么會那么賣力,見到連楊妍妍和蔡夢寒都一聲不吭出動,便心急起來,后悔了。

    儲秀華嬌喝:“李頑,我就幫你這一次!”

    然后,她急急忙忙地,搶似地去搜集乾坤袋,也是不愿意落后。

    莊皓羽望著有趣,忽然咧嘴一笑,卻是內腑傷重,極速咳嗽了幾聲。

    方懷柔忙給他順氣,待他好些后,嘆道:“小寶煞氣重,情緣也多,你看看她們中,誰能做我們的兒媳婦!”

    莊皓羽笑道:“你就別想那么多了,也不是個個都看他的,只是想討好他而已。他已有那么多的妻子,曾對我說過不會輕易再動感情……不過我覺得蔡夢寒和儲秀華對他有意,倒是挺相配的,就是要看他自己愿不愿意接受了!

    方懷柔點頭,望向正在對無殤施虐的李頑,還是有著復雜心理。

    李頑正在胖揍無殤,打的這昔日稱尊骨血宇宙半邊天的強大界尊渾身是傷,還強行忍住一聲不發。李頑就是要玩他,讓他一直疼痛不已,卻不讓他重傷,不然就沒得玩了。

    無殤心都要滴血,落入惡魔之手,為了曾經的尊嚴,只好憑著堅強意志強行忍住。

    可是這疼痛感持續性地襲來,還他奶奶一下下地讓他疼痛百倍,也不知用的什么惡毒手法!

    這么揍了一日后,他終究還是忍不住,哭泣哀求:“李頑,你就是我祖宗,求你不要再打我了,我受不了了……”

    李頑嘿嘿笑著,道:“你敢對我義父做下那等凌辱之事,就該想到這個結果,得罪了我,豈能讓你那么好受!”

    無殤求饒:“只要你不折磨我,要我做什么都行,我真的受不了了……”

    李頑道:“好,我就喜歡看你這孬樣……”

    說著,拽著他的頭發飛至鐵鏈處,取了一根纏繞在他的脖頸,道:“在我很弱小時,曾有個九焚強者,我已是忘了他的名字,他對我那個兇霸樣子,我卻是至今還記得。你知道他最后結局如何了,他為一個大妖用狗鏈子牽著,被養成一條狗,最后被我殺了。我看你也適合被養成狗,一條再也兇惡不起來的狗……”

河内5分彩后三走势图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