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戰錘神座 > 第九百九十九章,跑馬圈地

第九百九十九章,跑馬圈地

    當弗朗索瓦的大軍開入厄倫格拉德的時候,萊恩和艾米莉亞的中央軍也抵達了林斯克河南岸,之前激戰過的佐恩城廢墟中。

    騎士王長長的披風在雪地中掃過,整片土地留給人的是一種極為不安的景象,雪原上到處都是尸體,弗朗索瓦的軍隊沒時間去掩埋尸體和火葬,結局就是這支一萬人的近衛軍在北伐中干得最多的事情就是負責掩埋火葬各種尸體,還有由莫吉安娜率領湖神女巫們祈禱來驅散腐化。

    “來!來!快些!動作快點!”老近衛軍統帥貝特朗喝令兩個老近衛軍大劍士動作快一些,帝國女爵的馬車在泥濘的沼澤地中拋錨了,輪子掉了一個,現在四位黑石守衛正在一起抬著艾米莉亞的豪華馬車,老近衛軍們在爛地里將輪子裝回去。

    “弗朗索瓦已經進入了厄倫格拉德?”艾米莉亞今天穿著一套努爾哥特深紅色絲綢吊帶長裙,外面套著厚厚的冬裝白狐皮風衣,然后在風衣之外還披著黑金色的加絨披風,上面黑底金色王冠天秤的紋章圖案閃亮發光。

    艾米莉亞的身高沒有蘇莉亞那么高,不過比例同樣非常勻稱,自從回到努爾之后她更是花了大量精力來塑形,長裙下細長白嫩的小腿裹在黑色加厚天鵝絨褲襪里面,踩在黑色絨面小短靴中,微微隆起的腳弓和纖細小巧的絲襪腳踝形成了一個優美的弧線,性感小巧的潔白腳趾并攏在一起,顯得靈巧且端莊。

    “嗯,是的!比R恩將戰報交給艾米莉亞,里面是弗朗索瓦匯報的關于這幾場戰爭的過程。

    艾米莉亞看了幾眼,帝國女爵實際上對于軍務水平不是很高,但她在萊恩面前肯定不能示弱:“打得很好,現在基斯勒夫邊境,至少是厄倫格拉德上游的混沌軍隊已經被肅清了!

    萊恩聞言只是笑笑,騎士王熟悉艾米莉亞,他一邊看著兩個老近衛軍在全力將馬車的車輪安上,一邊示意艾米莉亞繼續說。

    “就是有點保守了,弗朗索瓦本有兩次機會將哈爾永恒之眼的大軍徹底消滅!惫话桌騺嗊有話要說,帝國女爵拿著戰報:“第一次是在森林里面追擊的時候,面對惡魔軍團的出現,他退卻了,第二次是林斯克河之戰,面對為了過河六千人只剩下不到一千人的奸奇軍團,弗朗索瓦明明可以親自率領騎士追擊,但是他又放棄了,太保守了!

    萊恩依然微笑不語。

    艾米莉亞頓時有了一種智商被鄙視的感覺,帝國女爵跺了跺腳,濺起一大片雪花,她嬌聲說道:“這種打法太保守了,總是最后留一點尾巴,他這是保存實力!”

    “善戰者無赫赫之功!比R恩看了艾米莉亞一分鐘之后,騎士王這才說道:“你信不信,如果我把弗朗索瓦這一路換成伯希蒙德統帥,紅龍公爵必定可以全殲永恒之眼的殘軍,而且親自手刃奸奇神選?”

    “那你為什么不”艾米莉亞不理解地問道。

    “但是如果這么做,就不止損失兩千多人了!”萊恩拿著軍報輕輕地在艾米莉亞的頭上敲了一下,騎士王搖頭:“這就是我同意弗朗索瓦突前的原因,我了解他,他打起仗來四平八穩,雖然打得不好看,但是能贏,雖然讓敵人逃走了一點,可是自己的傷亡少,我們遠離國境數千里作戰,而混沌主力已經被消滅了,我們難道打得是軍隊么?我們打得是后勤和后援!”

    艾米莉亞頓時不說話了。

    “茫茫雪原,一片爛地,冬季寒冷,在這種環境之下,只要處理不好,非戰斗減員要比戰斗減員損失大得多!比R恩接著說道,騎士王背著雙手,他深藍色的眼珠望著白茫茫的雪原,嘆了一口氣:“要不然,混沌軍隊哪有那么難對付?我要是真打算快速解決戰斗,那就應該由我們組成的近衛軍打前鋒,我親自出戰消滅混沌殘軍才是!

    “可如果這樣,我們辛苦培養出來的近衛軍,又要損失多少呢?這些士兵可都是一個個培養和挑選出來的!”

    萊恩一席話說完,附近的所有人都心悅誠服地點頭。

    “反正我是掛名的統帥,指揮權在你那里,你愛怎么指揮怎么指揮,我可從來沒有妨礙過你!卑桌騺喿焐弦廊徊涣羟,可帝國女爵顯然接受了萊恩的說法,曾經的小女仆眼睛里面全是小星星,盡管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了,她依然如當初的小女仆一樣崇拜著萊恩:“接下來呢?我們就這樣進入厄倫格拉德?宣布我們將重建這座城市?”

    “進城是肯定要進的!比R恩思考了一下,接著說道:“也差不多了,羅科索夫斯基麾下的軍隊和貝利亞的烏果爾軍也差不多要抵達諾登了!

    “至于要怎么安排厄倫格拉德的事情,等我們進城了再說吧!比R恩再次看了無窮無盡的雪原一眼,心里嘆氣。

    萊恩本來的計劃是在占領厄倫格拉德之后將周邊肅清的,可現在看來幾乎已經無可能做到了。

    他知道自己千萬不能重蹈拿破侖進攻俄羅斯的覆轍,前世,盛極一時的法蘭西第一帝國總共準備了六十二萬人征俄。

    最終當他帶著兩萬多殘兵撤出冰天雪地時,他總共損失了近五十萬兵力,二十五萬匹馬和一千門大炮,兩萬多人的近衛軍為了殿后打得剩小幾千人。

    拿皇打贏了進入國境和撤退過程中的每一場戰斗,卻依然落得如此下場,萊恩深深地引以為戒。

    現在萊恩面對的問題比拿皇面對的問題要簡單很多。

    基斯勒夫人都覺得騎士王國是來幫他們光復家園的,萊恩得到了大量基斯勒夫人的支持和愛戴,只要萊恩自己不要撕毀自己的人設,基斯勒夫人就會崇拜他和支持他。

    可基斯勒夫的冬季實在是太可怕了,目前各處傳來的消息表明,他和他的軍隊已經精疲力盡。

    后勤方面問題也越來越嚴重,帝國已經無力為萊恩提供繼續打下去的軍需,補給線越來越長而且經過淪陷區。

    盡快解決問題吧!

    四天之后,萊恩親自率領著近衛軍團進入厄倫格拉德的廢墟之中。

    看著原本巨大的青銅城門已經倒塌,所有的街道、神殿、居民區、工廠和港口碼頭已經全部變成了廢墟,昔日輝煌了上千年的厄倫格拉德沒能逃過厄運,蠻族人劫掠和毀滅了一切有價值的東西。

    然而此時城市里面已經聚集起了上萬名基斯勒夫人,他們原本四處躲藏,藏在格羅沃德森林和山脈中的基斯勒夫人在得到了弗朗索瓦的消息之后趕回了城市之內,他們排成隊列,朝著萊恩致以最高的敬意!

    “俠義的騎士王,是您和您的軍隊為我們光復了家園!”一位基斯勒夫老者走了上來,他朝著萊恩獻上了新鮮的列巴和鹽:“請用!

    “謝謝!比R恩伸手接過,并親自享用了一點,然后他舉起手,整座城市響起了如雷般的歡呼聲,人們喊著騎士王仁義無雙、威名遠揚的名字。

    當天晚上,霜寒之家旅館,前厄倫格拉德希拉維克指揮部。

    焚毀的霜寒之家骨架仍在,弗朗索瓦將其稍微修繕了一下不至于四處漏風。

    房間里面的眾人各自就坐,慶祝又一場勝利,弗朗索瓦舉起雪雁伏特加,朝著萊恩說道:“陛下,接下來打算如何做?我們要清掃厄倫格拉德周圍的所有混沌殘兵么?”

    “如果可以,我很想這樣做!比R恩無奈地說道:“但情況不允許了!

    騎士王取出了卡爾弗朗茨皇帝的又一封書信。

    帝國的后勤快撐不住了,卡皇在信中充滿著歉意地表示,萊恩決定進軍基斯勒夫是計劃外單列的事項,皇帝不可能說服帝國議會或者瑞克領主大議會繼續為騎士大軍的北伐提供物資,最多一個月時間,后勤補給就將完全中斷,到時候萊恩如果打算在基斯勒夫征戰,必須自己設法籌集糧食。

    眾人聽了之后臉色都很難看,厄倫格拉德盡管收復,但是到處都是混沌殘兵和蠻族劫掠者,如果想要掃清他們,那將會是一場耗時數個月甚至兩三年的漫長和頻繁的治安戰。

    “所以我們就必須撤走了?”弗朗索瓦非常不高興,老丈人直接攤手:“很好,厄倫格拉德的情況你們現在也看到了,一片廢墟,如果我們撤走了,這里等于不設防,萊恩,難道你真的覺得靠著基斯勒夫人自己能夠守住這里?”

    “兩件事!比R恩平靜地說道:“第一件事,過幾天,羅科索夫斯基的基斯勒夫軍,包括貝利亞的烏果爾軍團就會趕到這里,到時候我們跟他們商議一下駐軍的問題!

    “第二件事,盡量召集附近的基斯勒夫難民,兩周時間,馬上啟動全民公投程序,成立厄倫格拉德大公國,重建杜馬!

    “那么,誰來當大公?”弗朗索瓦接著問道:“首先肯定不是我們布列塔尼亞人來當,沒有一個基斯勒夫人會接受,無論我們怎么幫助了他們,對他們來說我們都是外人,可如果讓一個基斯勒夫本地人來當,那脫離控制怎么辦?”

    “我們本來就不打算從政治上控制這座城市!比R恩搖頭:“我們只是提供軍事保護,和獲取足夠的經濟利益,無論怎么說,厄倫格拉德都是基斯勒夫的土地,卡塔琳擁有法理,任何試圖將厄倫格拉德大公國收為仆從國甚至并入布列塔尼亞的想法,都必定會遭到基斯勒夫人、甚至帝國人的激烈反對,這是打破平衡的舉動!

    弗朗索瓦聞言輕輕點頭,老丈人心想現在的萊恩已經不需要自己提醒了。

    “所以,簡單點來說,我們需要這樣的一個人!比R恩接著說道:“他必須有復興基斯勒夫的決心,他必須要有足夠的統帥能力和內政能力,他必須愿意和我們達成交易,我們為他提供一部分軍隊協助守城和不干涉他行政,而他,必須保證我們的經濟利益不受損失和能夠頂住女沙皇的壓力,一周之內,必須要找到一個這樣的合作對象,然后我們幫他宣傳,讓他成功在公投中當上大公!

    合作對象?弗朗索瓦眼睛一亮,他突然響起了那個厄孫祭司弗拉基米爾,強硬、統帥能力強、個人武勇超群、對女沙皇極度失望,而且還很有個人威望。

    他現在還記得厄孫祭司的那些名言。

    “原諒蠻族人那是神做的事,我們唯一要做的就是送他們去見他們自己的邪神!”

    “任何情況下我都不會原諒該死的北佬,如果在廁所里面遇見北佬就把他溺死在糞坑里!”

    “那羅科索夫斯基的那支基斯勒夫軍呢?”艾米莉亞問道,帝國女爵軍事不行,可在行政上立即意識到這是一個巨大的隱患:“你好不容易把他們救出來,花了那么大精力,就這樣放手了?”

    “那肯定不可能!比R恩笑了笑:“我會對這支軍隊進行改制!

    “改制?”莫吉安娜來興趣了。

    “他們將會有新的名字,厄倫格拉德近衛軍!”萊恩笑了:“至于我的近衛軍,也會多出一個新的編制,布列塔尼亞皇家第一近衛槍騎兵團!我將賜給他們一面紅白條紋的新軍旗!

    “你的意思是,將這支軍隊中的精銳抽選出來吸納進入我們的軍隊中,建立一個新的編制?”弗朗索瓦明白了:“很好!”

    “改制,重組可以讓我們保證不會失去對這支軍隊的控制!比R恩點頭,騎士王說完了這些之后終于有些疲倦地說道:“現在的問題是,在我們的主力離開之后,怎么才能慢慢地將在雪原和荒野、森林中的那些蠻族部落和蠻族人趕出厄倫格拉德附近的土地?如果什么東西都靠我們從本土接濟,就算是王國財政也會被拖垮的!

    大家都沉默了,這確實是一個非常麻煩的問題啊。

    一個小會開完,艾米莉亞跟萊恩說她要去跟努爾的將軍們開個小會,莫吉安娜也要去進行一個祈禱儀式驅逐腐化,萊恩自己獨自一個人在寒霜之家旅館外進行飯后的散步。

    他還在思考要怎么最大程度地用上所有力量,保證在他離開之后,這片土地能夠逐漸脫離混沌和蠻族的影響,舊世界的北方需要一個屏障和緩沖帶。

    走了幾步,一個熟悉的腳步聲伴隨著拐杖的聲音從旁邊響起,高精瘸子拄著拐杖一瘸一拐地靠近:“陛下,陛下,您是不是遇到了煩惱,需要我的幫助么?”

    “塔列朗,你有什么能夠幫到我的地方么?”萊恩看著這個瘸子,忍不住笑了笑:“我聽說,軍略并非你的所長!

    “是的,陛下,我一直都不擅長軍事,老實說,這里的風雪讓我很難受!彼欣室矓D出了一個笑容,他被凍得夠嗆,在雪夜里面瑟瑟發抖:“但如果您信得過我的話,我想我依然可以為您提供一些建議,我猜,您一定是煩惱于如果您留下來,漫長的治安戰會將您的軍隊和您的財政拖垮,如果您離開,那么基斯勒夫人可能很難靠著自己的力量驅逐盤踞在附近的混沌殘余勢力?”

    “是啊,塔列朗,你有什么好的建議么?”萊恩點頭。

    “我有個不成熟的建議,陛下!彼欣蕮u頭晃腦:“您聽說過跑馬圈地么?”

    “跑馬圈地?”

河内5分彩后三走势图官方版